|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弘化相册 | 

  • 报国寺
  • 弘化社
  • 将印新书
  • 弘化杂志
  • 莲友回音
  • 饬终关怀
  • 信息公开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弘化社务>> 弘化社>>正文内容
    追思 | 苏州寒山寺性空老法师访谈录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2日 点击数:

    【编者按】1978年,落实宗教政策后,性空法师在寒山寺寺院修建、佛像重塑、弘扬佛法、培养僧才、友好交往等方面,作出了显著贡献。

      记者:您作为寒山寺的恢复者,为寒山寺的各项建设作出了不少的贡献,近年来,很多领导、法师、莲友,包括我们《江苏佛教》的读者们都非常关心您的身体健康状况,您能否给我们大致介绍一下?


      老法师:首先,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能在盛世时期恢复寺院,为改革开放尽一点绵薄之力,这是我作为一个公民、一个佛教徒应尽的义务。我现在,白天一般就是诵经,因为受印光法师灵岩道风的影响,使我坚定了念佛的信愿,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我不管做什么事,每天早晚都要念佛回向西方。即使身体有些微恙,但我心想,这是佛菩萨来考验我的信心的。

      记者:作为“文革”后恢复较早的寺院,寒山寺恢复之初的境况是什么样的?您又是通过什么方法来渡过难关的?


      老法师:寒山寺是梁朝天监年间的一座古庙,1963年,我受苏州市委统战部宗教处和佛教协会的派遣到寒山寺做监院。万事开头难,我到这来一看,不仅破破烂烂,而且地方狭小,除了大雄宝殿、天王殿、藏经楼尚在,剩下的就是后面的一块荒地。显然,要解决生活问题是困难的。经过反复的观察与思考,就想到了靠三分钱一张的门票和卖碑贴这两个法子,经过试验,还算勉强行得通。特别是清朝俞樾所书的张继诗碑,倍受欢迎,五角钱一张。尽管这样,光靠这两项收入,还是难以解决五、六个和尚的吃饭问题。最后只能在每年逢春三月,把大粪挑到乡下去卖给农民当肥料。大粪虽然卖出去了,但收不到现钱,三番五次地催要,结果弄了些稻草来抵钱。再有一个,当时的寒山别院是属于寒山寺的,南侧有一条纸浆河,华盛造纸厂的工业废水往河里排,当地人从河里捞废纸浆,借寒山别院的地皮,做成饼粑粑晒干卖,也送些给寒山寺卖钱,抵地皮租金。做纸的稻草渣,他们也捞上来晒干,卖给城里人烧火,也送些给我们。这样下来,可以解决些烧草问题。通过这些努力,勉强能维持日常的生活,养活自己。


      渐渐地,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党的宗教自由政策得到落实,寺院恢复建设有了根本性的改观,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即使有困难,也都迎刃而解了。


      记者:早闻您热爱文化、能诗善书、技艺精湛,开创了寒山寺崇文的一代风气,常以书法作品作为弘法的方便,普赠有缘。您能否给我们谈谈您创作诗书的因缘和对寺院崇文理念的认识?

      老法师:我小时候,父母就教导我要练好毛笔字,在镇江焦山佛学院学习期间,也一直保持着练习书法和写诗的习惯,这为我的书法和诗词创作打下了基础。佛教徒素以诗词书画陶冶性情,同时,也是一种弘法的善巧方式。


      寒山寺是以唐代张继《枫桥夜泊》诗而饮誉中外的,历史上,寒山子的诗作也多有流传民间。所以说,寒山寺与诗和书法作品的因缘极为深厚。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们佛教界与各界人士的交往不断增多,虽然我的字并不算好,每当有人向我索字时,我总是能尽量满足。渐渐地,时间久了,索字的人多了起来,也加深了寒山寺与社会各界人士的情谊。如今,全寺的僧人,我们也教导他们要多练习书画和诗词,寒山书院也设有专门的书画课程,寒山寺的崇文风气,在秋爽法师和两序大众的共同继承和推动下,正得到越来越多人士的认可。同时也为弘扬佛教、构建和谐,尽了佛子应尽的职责。


      记者:如今,当我们走进寒山寺内,多有看到保存完好的佛像、石碑等历史文物,寒山寺是如何保护和利用好这一文化遗产,为打造“钟声、塔影、诗韵”的寺院文化蓝图服务的?


      老法师:寒山寺有好多碑刻,都是宝贝。如清朝俞樾写的《枫桥夜泊》诗的手迹;宋朝的岳飞、明朝的唐伯虎和文徵明、清朝的康有为和罗聘等名人,也都留有墨迹;还有清朝一位雕刻家的五百罗汉雕像。为了能够保存好这批文物,我和演林法师都做了不少努力。


      1969年,我47岁,到昆山乡下参加劳动。工宣队同意每位和尚离庙前可带一块铺板。我就带着清代俞樾老人题写的“五峰古方丈”五个古逸大字的木板到了农村。在那段日子中,大家都很艰难。我的身体也不好,有一次胃疼得卧床不起。村上有一家农户要打家具,听说我睡的是块很好的银杏木板,就找上门来,愿以高价购买。我虽然在病中,需要钱买些补品滋养身子骨,但一想到这块木板的文物价值,还是一口回绝了他。后来重回寒山寺时,我就完好无损地又带回来了,现在还挂在丈室中。


      1999年,普明塔院碑廊建成后,我又亲自去南京等处请来费新我、谢孝思、仲贞子和武中奇等知名书画家的墨宝,共计刻大小碑87块。


      为进一步弘扬佛教文化艺术,传播寒山寺钟声的远古禅风,给千年古城苏州的旅游增添新亮点,经寒山寺常住全体僧众努力,2005年9月上旬,寒山寺正式取得了原寒山别院的40亩土地的使用权,这样,寒山寺的实际土地使用面积已经达到70亩。于是,我们铸造了世界第一仿唐大梵钟,重108吨,并建了高30米的钟楼,设想围钟楼建钟廊,悬历代大小梵钟108口,形成一个梵钟文化展览馆;已竖立起一块总高15.855米、重约400吨的“华夏第一诗碑”,镌刻张继的名诗《枫桥夜泊》;围大碑建碑廊,植古今名人书《枫桥夜泊》诗和寒山子诗碑108块,形成一个碑刻文化展览馆。全方位打造寒山寺“钟声、塔影、诗韵”相得益彰的禅院境界,展现寒山寺丰厚的文化底蕴。


      2008年12月30日,大钟大碑园正式落成开放,标志着寒山寺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我们将继续努力,力争做大、做强、做优、做美寒山寺“钟声、塔影、诗韵”的文化景观。


      记者:唐代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诗,让我们寒山寺与姑苏城一起传遍千家万户。人们都非常喜欢这首诗。我们小时候的语文课本中也有这首诗。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这首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老法师:唐朝诗人张继的诗很好,就是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也跟我们中国人学,欧美人士也尊重。这是为什么呢?而且佛教徒更是喜欢这首诗,这是因为这首诗讲的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


      乌鸦寓意孝顺,学者、画家也尊重乌鸦。有一首诗说: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
      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
      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
      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
      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
      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


      所以,“月落乌啼霜满天”,正是借当时的情景来表达诗人感觉自己一人在外,没有尽心孝顺父母的意思。


      “江枫渔火对愁眠”,江边的枫树,下霜的时候枫树已经红了,游子在江边红枫和渔火的对影下,抱着忧愁在那儿睡眠,喻游子的忆母之情。“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忽然间听到苏州城外寒山寺的钟声,就更加深了游子的感伤。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是最讲求孝道的。所以这首诗,就成为千古传唱的名诗了。


      那为什么佛子也喜欢这首诗呢?因为我们就是六道中的游子们,在迷茫之中,钟声就是在警惕我们,要把握好当下有限的光阴,多为自己种福田,为他人谋福利,自利利他。


      记得佛经中有讲“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增”。每当寺院的钟声敲响一下,地狱就会见到一份光芒,罪苦的众生就会痛苦顿息,获得清凉。所以从这一层意义上讲,钟声又具有去除烦恼、消灾增福、开启智慧、祈祷和平等功能,所以每到新年,就要来敲钟,通过这钟声来净化身心,洗去过去时中一切的精神污垢;许愿和祝福未来能够顺顺利利;更通过这钟声,将中华儿女对世界和平的无限祝愿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赋予了钟声传递和平含义新的升华。


      记者:寒山寺作为苏州知名的景点之一,又是寺院,吸引社会大众的广泛关注。在这方面,您当时是怎样做好寒山寺的管理工作的呢?


      老法师:我们作为苏州旅游的名胜景点之一,又是佛教寺院,就需要特别注意寺院僧人的管理、培训与道风建设,注重以教育培养人才。
      1984年,我接任寒山寺方丈,当时,演如老方丈圆寂后,寒山寺就只有我和演林法师两个人。演林法师就建议我收几个出家弟子。当时我就想,先要坚固他们的道心。灵岩山佛学院已经办了好几年了,灵岩山是祖师道场,一直以来,都还继承着印光法师以念佛为依归的古朴道风,道风、学风各方面都很好,于是,我就选择把收的弟子送到灵岩山上去读书。


      再后来,渐渐地,寒山寺的常住僧人有了十多个,但大多数都是年纪轻的小字辈,白天需要有佛事接待任务,我们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办培训班,从社会大学和灵岩山佛学院请来讲师,教日语、书法、《印光法师文钞》等课程。现在,随着寒山寺发展的不断壮大,创办了寒山书院,到目前为止,开设了两个专科班、一个本科班,毕业学僧300余人。现在第六届已经开学了,各地来报名入学的人也很多,僧团队伍得到了充实,也为各地培养了一些佛教人才。这是可喜的事情,这与寒山寺两序大众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


      记者:改革开放之初,赵朴老即提出人间佛教的伟大思想,指出,佛教要发扬维护世界和平的优良传统,为推动国际的友好交往服务,寒山寺恢复之初,在这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老法师:寒山寺在恢复之初,即得到了赵朴老多次的修复指导。为了践行赵朴老提出的人间佛教思想,从佛教一贯的和平理念出发,为祈祷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加强国际佛教徒间的友好交流,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是,1978年秋天,有位日本友人来寒山寺种植了一颗五针松,象征中日友好纪念。净持、果丰、法忍和我四位法师按照中国佛教仪规,隆重接待了以前田洪范为团长的“日本社会教育友好访华团”一行僧尼17人。12月,我再次接待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一行,向外国来宾友人宣传我国正在恢复落实的民族宗教政策。这两次外事活动很成功,得到了苏州市宗教部门和外事部门的充分肯定,也证实了僧人管理寺院的能力。


      二是,1979年,我又接待了美国记者和德国作家,他们是代表西方文化界来了解中国的宗教现状,我如实地向他们宣传了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正在进一步恢复和落实,介绍了宗教信仰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保护,人民有信仰宗教的权利等宗教法规。


      三是,因为寒山寺有“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悠远历史,恢复开放之初,我们即与苏州市政府一道,于1979年岁末,举办了第一届寒山寺听钟声活动。苏州市政府外事部门把听钟声活动的主题确定为:“中日两国友好,祈祷世界和平。”


      当时确定下来要敲108声钟,主要是从佛教信仰的角度出发,目的是去除人生108种烦恼,开启智慧之门,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吉祥如意,故寒山寺的新年祈福钟声活动也得到了广大信众的热烈欢迎。


      此后,我们每年都举办一届。1980年,参加听钟声的有500多人,为第一届的4倍多,是苏州市外事办、旅游局等部门联合举办的。听钟声活动促使寒山寺全年接待国内外游人达47万人次,其中海外游人达4万人次,全年门票及其他服务性收入结余约10万元,寒山寺的寺院经济第一次出现了盈余。这一年寒山寺被宣布为全国重点开放寺院。


      这样一来,既发扬了佛教倡导世界和平的传统,为加强佛教界对外交往构架了桥梁,宣传了党的宗教自由政策,也使得寺院的经济有了着落。到目前为止,已经成功举办了31届,在海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受到越来越多国内外友人的喜爱。


      我们除了以钟声文化为契机,加强对外服务交往外,还多次组织人员出访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通过出访交流,促进了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增进了中外友谊。


      记者:寒山寺因唐代贞观年间“和合二仙”之寒山与拾得曾来此住持而易名至今,近年来,寒山寺是如何将钟声与“和合文化”联系在一起,为打造和谐社会服务的?


      老法师:寒山、拾得历来被奉为和合的象征,在民间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在和平发展的当今时代,热爱和平成了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心声。2007年9月,为表达两岸佛教界倡导和平的共同心声,促进海峡两岸佛教界的和平发展,因国家宗教事务局牵头,由江苏省和苏州市宗教局及佛教协会组织安排,寒山寺向台湾佛光山赠送了“兄弟和合钟”(“兄弟和合钟”系苏州寒山寺铸成的两口仿唐古钟,一口名为“和钟”,安奉大陆;一口名为“合钟”,赠给台湾佛光山),在台北共同举行了“祈求两岸和平人民安乐回向大法会”,共同祈求两岸和平、人民安乐。


      如今,寒山寺不仅每年举行一届迎新年听钟声,即祈祷中日友好、世界和平活动,还打造“钟声、塔影、诗韵”的寺院“和合文化”蓝图,使得钟声文化与和合文化融为一体,为古城苏州增添了一笔和谐色彩,向世界人民展现了佛教徒热爱和平的完美画卷。


      记者:佛教向以关怀众生、服务众生为报众生恩的弘法方便,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寒山寺在回报社会、服务众生方面的大概情况。


      老法师:佛教素以自利利他为弘法的宗旨,立足社会,更当回报社会,这是大乘佛教的宗旨。如今,在宗教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下,寺院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为社会的一员,需要紧跟上时代的步伐,积极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爱国爱教,为党和政府分忧。我认为,回报社会的首要任务当是行入世事,加强社会慈善的投入力度,我们近些年的工作就是朝着这一方向努力的。


      有一次,苏州市委副书记杜国玲说,社会上现在困苦的人很多,人都有自尊心,你出钱送给他,好像是救济他,结果丧失了他的自尊心。古语常说,“宁死不吃嗟来之食”,你可怜他,最后他反而生出反感。受杜书记的启发,本着继承佛陀“慈悲喜舍,乐善好施,方便救护一切众生”的优良传统,我们兴办了慈善超市。


      通过这种模式,就使施者与被施者两不见面,这样,受施的人,他会觉得没有太多心理压力的。


      慈善超市具体是怎样操作的呢?是由地方上有关单位、街道居委会出证明,每个月给困难家庭相当于60元的生活日用品补助,由他们来慈善超市领取,他们可以根据实际生活需要自由选取油、米等生活必需品。每户给60元钱补助,一年是720块钱。对于因为特殊困难不能及时来领取救助物资的,我们还配备了专车送货上门。


      在资金的来源方面,除了寒山寺每年将寺院收入的一定比例用于专项慈善基金外,我们还有个慈善中转募捐箱,有捐十块八块的,也有五十、一百的,累积起来,一年下来也有不少。同时,我们还要求全寺人员,要发扬勤俭惜福的思想,从我自己做起,凡是信众供养我的红包,我都积攒下来,用于维修寺院和助残救灾抚孤,资助困难学子。只有通过大家的力量,募化善款,聚沙成塔,慈善事业才能够办得好。


      通过努力,现在慈善超市办了以后,影响到的地方很多。


      除了成立慈善超市外,另外,我们还搞了一个助学广场。社会上有很多读书的儿童有困难,我们就接济他们一点,另外,还在苏北革命老区出资兴建了一所大树希望小学。每次全国各地发生灾难时,我们也尽力通过捐助钱款、派专人往灾区运送物品及举办消灾祈福法会等多种方式,真诚祈愿逝者安宁,生者吉祥;国富民强,世界和平。


      记者:您老早在2002年即退居二线,推举秋爽法师继任方丈,请问,当时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作出这一决策的?


      老法师:普明塔院建成后,我认为我在寒山寺的使命已经完成。我自己想想呢,无论从身体状况,还是从思想方面,我都无法跟上时代了。要是我再把方丈当下去,肯定是力所不能及的了。现代社会需要人才,为了佛教的发展,为了寒山寺将来有更广阔的发展前途,让年轻一代的僧才勇挑重担,应该是明智的选择。从这一思想出发,我就决定退下来。我就决定推荐秋爽当大和尚,让他继续领导寒山寺向前发展。


      2002年,秋爽法师升座,我亲自为他送的座,近些年寒山寺的发展,也充分证实了我的看法和他的能力。把寒山寺交给他,我一百个放心。


      记者:在您多年的修学生涯中,您认为,加强出家众素质教育的根本是什么?

      老法师:我认为,要做个好和尚,一定要持戒。1941年春天,我在无锡南禅寺受戒,经过了48天的戒期强化训练。自那以后,使我真正认识到戒律对于做好一个出家人的重要性。三学之中,戒为首要。只有持好戒,心才能定下来,才能生智慧;也才能得到信徒的敬重,所以,作出家人有没有成就,就看持戒持得好不好。


      通过持戒,心就安下来。不管是顺境逆境,都不会为外境所转。我自己就是这样,不论多苦,总是坚定信仰。现在退居了,更是坚持用功,不敢放松。


      记者:当前正处在社会发展的关键时刻,在国家宗教政策的支持下,佛教得到了空前的发展,面对当前的大好形势,请您谈谈对佛教的希望与看法。


      老法师:回顾我的出家生活,是党的宗教信仰政策和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政策,给了我们恢复寒山寺的殊胜机会。使我看到了佛教的前景、看到了佛教的希望。可以说,现在是佛教在历史上所处的最好时期,是佛教信仰的黄金时代,我担心的不是党的宗教政策会变,而是问题会出在我们佛教界本身。


      首先,我们佛教向来有修苦行的优良传统,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出家人不用为衣食发愁了,吃苦的机会没有了,这对信仰的坚定与否是个考验。在这一点上,佛教更要加强慈善等入世事业的投入,以化解大众对佛教的误解。


      其次,现在的寺院,硬件建设规模越来越大,都在求好求大,商业化气氛浓厚,游人如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寺院的清修氛围。


      第三,现在是太平盛世,经济发展的势头非常好,如何使寺院培养好的人才能够为弘扬佛法服务,不致流失到社会上去,也是当前佛教界需要考虑的重要课题。


      第四,不管是办佛学院,还是在僧人的日常生活中,都要注意弘扬佛法的方式与自身修行相结合,要把加强依戒修持做为僧人修行的基础,只有每个出家人先做到了自利,有了修学见地、有了实证的功夫,才能再谈济世利他的问题。


      以上几点,希望能够引起佛教界同仁的重视,以使佛法光大,功不唐捐。


    【性空法师简历】

    (1921—2017)

      寒山堂上法主和尚老和尚,法名圣智、俗名杨葆青,生于1921年3月14日(农历辛酉年二月初五),祖籍江苏泰县(今泰州姜堰区)。

      1936年投泰县观音庵礼东初上人披剃。1941年于无锡南禅寺受具足戒,同年就学于镇江焦山佛学院。毕业后留焦山定慧寺任职。后多方参学、定慧兼修。1962年受明开法师邀请到西园寺任僧值。1964年应苏州市佛教协会礼请,至寒山寺任监院,为复兴古刹,倍受艰辛。“文革”期间被迫下放昆山劳动,期间为保护寒山寺文物,不惜身命、恪尽职守。1978年再回寒山寺主持恢复工作,以中兴和合祖庭为己任,并于1984年8月任寒山寺方丈。自此寒山寺道场兴盛,名闻遐迩。1992年恢复重建寒山寺普明宝塔,1996年宝塔落成,结束了寒山寺自元以来600多年间“只闻钟声、不见塔影”的遗憾。2002年退居,位法主和尚。

      长老戒珠圆净,定水渊澄,道业精进,宗风远播。在协助党和政府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兴道场、培养僧才、弘法利生、社会慈善、对外交往等方面,都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僧团管理上尤重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践行“人间佛教”思想,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备受各界尊敬。长老承寒山历代方丈传统,禅余不离笔砚,诗书画三绝,有“佛门铁笔”之誉,书画作品质朴而入禅境,受到海内外之推崇。

      长老德范宏深,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顾问、名誉会长,苏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顾问,政协苏州市委员、常委,苏州寒山寺方丈等职。

      性空长老,世缘已尽,功德圆满,于公元2017年12月12日(农历丁酉年十月二十五)8时58分安详示寂。世寿97岁,僧腊82年,戒腊77夏。

    录入者:宗印 责任编辑:思归子
    上一篇:追思 | 讣告 || 性空长老行状
    下一篇:弘化社 · 2018戊戌 · 月历 || 公益赠送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