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弘化相册 | 

  • 经典类
  • 祖师著作
  • 净土相关
  • 戒律系列
  • 天台系列
  • 寿康系列
  • 初机白话
  • 因果感应
  • 素食护生
  • 光盘结缘
  • 和谐系列
  • 其他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弘化丛书>> 其他>>正文内容
    《德育古鉴》
    作者:弘化社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4年02月19日 点击数:

      

      编辑推荐:

      ● 指点善恶,历历醒人,读之如闻清夜钟。

       四书为理,此格为条,初学必置书案头!

      ● 以古鉴今,以德育人,寓理于事,中华伦理道德教育的重要经典!

      ● 弘化社首次印刷出版!

      出版信息:

      书  名:德育古鉴

      作  者:清•史洁珵(玉涵)

      出 版 社:弘化社

      版  次: 1

      装  帧:平装

      开  本:32 开

      正文语种:简体中文

      排版方式:横排

      所属分类:图书>修身进德

      内容简介:

      本书由清代史玉涵先生所辑,系中华伦理道德教育的重要经典,为后人广为传诵。书中以翔实的历史故事,从孝顺、和睦、慈教、宽下、劝化、救济、交财、奢俭、性行、敬圣和存心等方面,阐述了祸由我作、福自己求的道理,以此引导世人转恶为善、转迷为悟、转凡成圣。常读此书,可以起到近报自己、远利子孙的效果,实为今人修身立命之必读、传授子孙之必备。

      目录:

      序

       原序

       旧序

       重印序

      功过案

       孝顺类

       和睦类

       慈教类

       宽下类

       劝化类

       救济类(上)

       救济类(下)

       交财类

       奢俭类

       性行类

       敬圣类

       存心类

      附录

       三破•七辩

       太上感应篇

       立命说

       净意说

       功过格

      本社流通因缘:

      《德育古鉴》是印光大师和聂云台居士极力推荐的国学典籍。弘化社依民国旧版,以简体横排的方式,重新校排出版,旨在劝导行人“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期世多贤德,国民安乐。

      结缘方法:

      1、在弘化社淘宝流通处恭请: http://honghuashe1931.taobao.com

      2、发邮件至 amtf@honghuashe.com(请写清地址、邮编、姓名、电话);

      3、全国各地佛学院、寺庙、居士林等佛教团体,申请批量免费赠送,请提出申请加盖公章后,发传真到弘化社客服部。

      原书摘录:

      原序

      清康熙•史洁珵

      功过格之书,其来尚已。周濂溪先生云:“正初学入德之门。”邵尧夫先生云:“可以扶经翼传。”杨龟山先生云:“指点善恶,历历醒人,读之如闻清夜钟。”朱晦翁先生云:“四书为理,此格为条,初学不可一日不置案头。”盖古之君子,未有不从绳趋矩步,日积月累,而克底于有成者也。乃近世悠悠,瞀焉罔觉,甚者非笑而诋毁焉。或则半信而半疑焉;或亦心识其然,因循而废阁;或又始奋而终怠焉。嗟乎!斯学之弃置于天下也久矣!为是者,有本有原,不明其理、不信其事之过也。

      夫理,幽而难知也;事,显而易见也。考之往古,而有其事焉。其事可传,其理可传也。采之近今,而亦有其事焉。其事不诬,其理诚不可诬也。就其不诬而可传者,以为不诬,而不必尽传之。概以与吾党共信而明之,则余功过案之所以不病其琐,而又不虞其漏也。说在乎陈眉公之序世史矣。言曰:“史者,古今之大帐簿也。”夫作善作恶,小德小过,总之皆上帐簿之人也。二部童子,日游夜游,并经所称台彭司命,皆记帐簿之人也。上而天帝,下而阎罗,算帐簿之人也。阳报阴报,降殃降祥,结帐簿之时也。而予则间录其帐簿所传一二宗,以为天下后世一称述者也。戒之戒之!

      鬼神在上,本心难欺。入圣入禽,无非在我。为善纵未必得福,世无可不为之善;为恶纵未必得祸,世无可为之恶。而况为善则必得福,而可有不为之善;为恶则必得祸,而可有或为之恶耶!凡我人斯,庶共勉之。

      康熙九年岁次庚戌二月既望宜兴史洁珵题于贻谷堂

      附纪

      先大父手辑《感应类钞》,载阅寒暑。书成,缮写三巨册,躬形弗怠。年五十,乃始得嗣。又八年,书稿克付剞劂,期月而产先子。后犹及见两子成立,弗替诗书。

      先子尝称是编为吾家积庆之验,所以训诫不肖,崧辈惟恭承大父志是亟。崧不逮事大父,然遗言往行,闻诺庭塾之训甚详。缅怀大父蚤弃诸生服,偕先哲硕儒游。循习复七良规,静中有善无恶。是编诸所纂辑,悉本斯志,从事其间而获禔福者,弥复不浅,今亦何敢殚述?

      自雍正癸卯,友人吴中杰、绍良氏忽有感验,为补镌立命说,请复印行是编。厥后,崧家与同善诸子所印行不下万本。比因王君瑄、汪君庭槐等愿益广其传,公捐资费,延客续印,且将囊百千部以行诸远。

      崧窃喜大父乐善之志,久而益著;而王君、汪君暨诸相好之同善集庆,尤为无量也。爰略书颠末。至大父与先子昆弟,两世之文学行谊,则已见吾师储画山太史所著之《息菴道人传》。又瞿君时夏尝并撰澹园、礼存两先生家传,兹弗复赘云。

      乾隆二十年岁次乙亥十一月朔旦 孙男 崧 峻升 宇昭 百拜谨识

      旧序

      清光绪•聂缉椝

      《感应类钞》一书,宜兴史玉涵先生所辑也。其书以“功过格”为之纲;叙述往事,为“功过案”以为之目。为类十有二,为条二百九十有六,间以己意评骘之,终之以净意、立命、改过、积善诸论说。盖将以发明天人感召之理,示天下以善恶之分途。其心则释迦普度众生之心,其道即宣圣有教无类之道。其旨微而显,其事信而征。其语取平易而近人,其理合劝惩而并用。固宜其如日月之经天,江河之行地,历百世而不易矣。何至于今日,而其不绝者乃如线耶?盖果报之说,向为儒者所不谈。

      近世发明科学,由理想而进实验,穷极技巧,至于不可思议,一切吉凶死生鬼神之说,胥不足挂通人齿颊。有语及者,闻之率掩耳走,以为非迂即诞。论者方幸为民智既开,致太平有日,而孰知世道人心,实已堕坏于冥冥之中,岌岌焉不可以终日。有心人所为急起直追,不得不于举世波靡之余,系千钧于一发,此余所以有重刊是书之举也。夫余亦岂乐为此迂诞之言哉?

      良以福善祸淫,《尚书》之古义;优胜劣败,《天演》之公言。人非至愚,固无不喜福而虑祸、好胜而恶败也。顾喜之者未必得福,而或以之贾祸;好之者不必皆胜,甚且因而致败。此岂其求之有未至哉?则以未得求之之道耳!夫有求之之道而不知求之者,下也;率其求之之道以为求者,中也;心无所求,而自然中乎求之之道,卒不啻如其求以偿之者,上也。上焉者,有是书可也,无是书亦可也;下焉者,虽有是书而若无焉;其诸其为中人者,不可无是书乎!

      世界大矣,民生众矣!圣贤仙佛,既旷世不一觏;元恶大憝,亦戾气之所特钟。凡夫圆颅方趾,负气含生,类皆具可圣可狂之质,居近朱近墨之间。诱而进之,可以胥天下而为善人;放而纵之,亦可以胥天下而为恶人。夫至于胥天下而为恶人,则虽有至坚之械舰,至巧之工作,亦岂可一日立于天地之间?吾恐人类将由此而灭绝,而岂仅种族强弱云尔哉?

      宜兴史先生之辑是书也,成于康熙九年。其时鼎革未久,海宇骚然不靖。其蠢顽者,方将啸聚山泽乘间窃发,饱锋镝,膏原野,以为得志;而豪杰功名之士,亦惟以戡定祸乱,辅佐太平,夸耀其勋绩。谁复留意于是书者?而先生独不避迂诞之诮,孳孳汲汲而为之,以行于当时,垂于后世。其所以有补于世道人心者,功岂在禹下哉?

      以今之时,视国初之盛,固知其不逮;而世局之日变而日新,愈趣而愈下,其存亡绝续之几,更间不容发。吾为此惧,吾益不得不体先生之意,而广是书之传。先生有言:“借富贵福泽以使人积德累功,非借积德累功以使人富贵福泽。”固明明为中材者言也。天下之人,中材为多,窃愿与普天下中材人共读是书也。其有以吾为迂诞者,吾又奚辞?

      光绪三十二年闰四月衡山聂缉椝序

      重印序

      民国•聂其杰(聂云台)

      《德育古鉴》原名《感应类钞》,先君尝序而刊之。民十八予重刊印,改名《德育古鉴》。其时新潮流正激,有欲尽打倒旧文化之势,于佛法及感应因果之说,尤所疾视,故将原书中《太上感应篇》删而不印,亦由此苦衷也。其书后经印光老法师所称许,由弘化社重印多版,共数万册之多。而原排时讹字极多,殊为缺憾。久思重印,而卧病十年,未能著手。今春以此意函告江阴钱晓朕居士,居士遂为校正讹字,爰即付刊,并将《太上感应篇》补入,以复其旧。

      《太上感应篇》者,原出《抱朴子》,述汉世道戒之文。其言“祸福惟人自召,报应如影随形”,详列条戒,深切明显。其中精理名言,多与佛儒经论相发明。比之佛法,虽大小精粗不同,然通俗易解,最便初学,故《宋史》收入《艺文志》。

      宋儒虽多谤佛老,然周子邵子(皆二程之师)及刘屏山先生(朱子之师),则崇信佛法,躬行实践。周子、邵子、朱子及杨龟山先生,皆称美《功过格》,谓可以扶经翼传,为初学入德之门。《功过格》实发明《感应篇》之旨,引伸其戒条于日用常行之事者,尤为平实切要,宜其为诸大儒所推重也。乾隆时惠定宇先生,以五经四书语注《感应篇》,自是士林推重,多有能背诵者。予幼时遵庭训,亦每日背诵斯篇,与经书同。而其能使人崇信者,尤得力于《感应篇图说》,于善恶报应,逐条引证事实,易于起信。先君昔年尝精印数万册,于每届科场,普赠各考生;家慈则于夜间为予兄弟讲之。回思数十年来,有所忌惮,幸免大戾者,此书之力为多也。

      《感应类钞》,则以《功过格》为纲,以史料事证为目。但取材更精,文雅驯而事翔实,于文学程度较高者更为适宜。在今日一般学生,似为难读,然吾国文化必有昌明之时,此书终必为世所重。昔曾文正公早年读袁了凡立命说,遂有志学圣贤,改号曰“涤生”(见《求阙斋日记•省克门》)。公撰纪氏嘉言序,深以佛氏因果祸福之说为善,谓其“警世之功,与吾儒同”。晚年日记,犹言生平愆尤丛集,撰联自警(联附后)。然则公之学修,始终得力于了凡之学,即因果祸福之说也。故公之为学,务实践而不托空言,以视一般程朱家之争门户意气,而鲜实效可称者,度量之相越何其远也!

      程朱学者好为高论,动言人不当欣于福而为善,畏于祸而始不为恶,故了凡之说,每为人所讥诋。而不知以欣畏劝人,莫先于孔子。“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非孔子言乎?“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非文经乎?以文正之贤,犹赖于因果祸福之说以资警策,而谓凡庸之材,不必有所欣畏而自然能为善、不为恶乎?范文正公撰《窦燕山传》,盖欣慕其为人,述之以劝世,使人知乐义好善者之终得善报。而公之生平行事,亦即步趋窦氏之所为。范曾两公之学修事业皆震古铄今,而其能致此者,则由于确知因果之说有征,故为善去恶之心出于真实;彼不信因果,无所欣畏之流,能如是乎?至于社会堕落,道德沦丧,以有今日之现象,皆由不信因果报应之所致,则此辈邪说阶之厉也。

      近日佛法虽较前为盛,大抵陈义甚高,而忽于实践。口常说空,心实著有,非法之想,鲜有能舍,亦由不明因果之义所致。善乎印光老法师之言曰:“因果者,世出世圣人警世之微权也。”又常引梦东禅师之言以教人曰:“凡善言心性者,决不离弃乎因果;好言因果者,终必大明乎心性。”窃尝思之,范曾两公与袁了凡先生,皆由因果以明心性者也。

      夫明心性者,不必言之太高。从儒功言之,诚意毋自欺,即明心性之澈始澈终功夫也。夫“毋自欺”亦非大难之事,然未易一遇其人者,何也?盖必实有所畏,其毋自欺乃真。故《大学》言诚意之功,必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此所谓天视天听也,亦即畏天命也。换言之,即畏因果报应也。

      今日物质学家谓天茫茫无知,故赞美程朱之专穷物理,诋佛法,谓无鬼神、无因果,故相与造恶犯法,为害群众,而口称为人民谋幸福。他人耳目所不及,则彼无事不可为。其所以敢自欺欺人者,谓因果无凭、天道不足畏故也。然则今日而言正人心、挽颓俗,舍发明因果之说将何从哉?

      此书包含《感应篇》、《功过格》、《了凡四训》诸篇,允为因果感应书之最精者,爰集好善诸君子精印而广传之。予所敢断言者,道德之标准,千古不变。假令有如范曾其人者,复生于中国,仍当以此类之书为入德之门;贤父兄而欲培成子弟之德性,亦必有赖于此书以辅翼六经,庶几育成美材也。

      民国二十八年己卯孟夏聂其杰倚枕力疾草

      正文排版页面预览:

    录入者:云何 责任编辑:云何
    上一篇:《世出世人学标准学基础普及丛书》
    下一篇:《常礼举要讲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