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论坛 | 弘化相册 | 淘宝流通处 | 

  • 教界要闻
  • 社会焦点
  • 健康生活
  • 品味素食
  • 人与自然
  • 多元文化
  • 慈善互助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佛教资讯>> 人与自然>> 宇宙万象>>正文内容
    修学文钞 | 母亲患癌始学佛,安详舍报如入禅定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6年11月07日 点击数:

    至于临欲命终,预知时至,身无一切病苦厄难,心无一切贪恋迷惑。诸根悦豫,正念分明,舍报安详,如入禅定。《西方发愿文》

    我的母亲仁霞居士,已经离开一年零五十四天了。木棉花开又花谢,这条冗长的老街依旧上演着悲欢离合,人们依旧乐此不疲地沉沦。我在想,当年的你我若未能遇到佛法,今天的您会在哪一道沉沦?而今,您已了脱生死,出离三界,脱离轮回,不生不死。叹哉!

    莲池赞

    莲池海会 弥陀如来
    观音势至坐莲台

    接引上金阶 大誓弘开

    普愿离尘埃

    南无莲池海会菩萨摩诃萨



    放弃化疗,回山清水秀的老家


    2014年8月25日上午,我在中医院上班时,噩耗传来。

    母亲体检时被诊断出肝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至全身。我赶到医院时,母亲还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是那么慈祥,突然间却又那么遥远,恍若隔世。

    8月27日,那天我因为妈妈的病情而烦躁不安,一个人悄悄地倒了几趟车去了小时候经常去的那个念佛堂,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亦是母亲的重生——我跪倒在阿弥陀佛面前发愿:愿以我今世吃素念佛之功德,悉皆回向妈妈,若我母亲阳寿未尽,祈愿阿弥陀佛慈悲加持其康复,若其阳寿已尽,祈请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往生极乐。我匍匐在地,嚎啕大哭,无助地祈求,那时伟大的弥陀就是我唯一的希望。


    之后我去单位请了长假,又回到了病房。平静地劝服长辈们主动放弃了化疗,于9月1日毅然签下了出院协议书。我们回到了老家,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谁也没能预料到,我这一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乃至永恒地改变了母亲的命运。

    屋后有一片空地,毫不知情的母亲种起了菜,将菜地打理得像个百宝箱一样,什么都有,绿油油的一片。我辞去了工作,装作天真无邪地跟母亲说我要辞职在家准备公考,可爱的妈妈一口答应了。其实我只想陪伴妈妈一起走过这一段苦短的人生路,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天母亲会永远离开,我只想在母亲有限的余生里洒下一片灿烂的光辉。



    我珍惜着与母亲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嬉皮笑脸地跟母亲打哈撒娇,按时提醒她吃中药,给她打营养针。我给她请了一个念佛机,挂在她胸前,让佛号日夜陪伴着她。那时的我对系统的净土理论一窍不通,也不能看破无常,更不敢告诉母亲真实的病情,只是干巴巴地让其勤念佛号,并强烈地祈祷阿弥陀佛慈悲加持,发生奇迹。

    2014年的国庆期间,我有幸到南华寺拜见一位老法师,法师慈悲开示要我尽一切力量劝我妈妈欣求极乐。我顿感康复无望,却出乎意料地释怀了。回来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微博上看到莲池大师的七笔勾:

    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
    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
    嗏,出世大因由,凡情怎剖,
    孝子贤孙,好向真空究,
    因此把五色金章一笔勾。

    脑袋嗡嗡作响,初出社会的我,连自己都养不活,何谈供养病中的母亲呢。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劝导其信愿念佛往生净土。看到印祖的一句“能信得及,许汝西方有分”,遂信心大增,萌发了引导母亲往生极乐的想法。母亲虽然供奉阿弥陀佛也有十几年了,但神佛不分。接下来要怎么引导才合适呢,我一筹莫展。依稀记得小时候姑姑跟我强调学佛要深信因果,决定从因果方面下手。

    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借着帮母亲找资料的契机,我竟然找到了一个自在往生的例子:黄齐秀老菩萨生西纪实。母亲当时就惊呆了,大赞佛力不可思议,说自己也想这样潇洒告别人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笑谈生死。她说她很羡慕我爷爷(茹素者)去世时的身无病痛的自在,但她更羡慕念佛人预知时至往生极乐时的殊胜!

    我忍着眼泪跑开了,那一刻,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我在阿弥陀佛前虔诚地发愿,今世一定要度化母亲去极乐,并每天祈求弥陀在母亲临终那一刻,一定要告知我。




    母亲爱看净土开示,渐生信心


    母亲开始看很多的净土开示,对佛法产生了一定的信心。她天性喜看文言文,有天居然跟我分享了一段印光大师的开示:

    病人一心念佛待死,寿若未尽,则当速愈。寿若已尽,则决定往生。倘于病时,急于求好,绝无求往生之念。即或寿未尽,以急于求好,不肯一心念佛。纵念佛,以求好之妄念过重,反致与佛不相应矣。决难速愈。若寿已尽,以求病愈之心切,决无往生之事。则成求堕三途六道,永不出离耳。(复温光熹居士书四)

    我一看机会来了,便旁敲侧击道:若你病好了,记得感恩阿弥陀佛加持,倘若你好不了,记得要去极乐。妈妈听了之后,默不作声,似是陷入沉思中。我心知母亲还是有所眷恋,也不敢说得太明显,怕引她生疑。

    我在母亲的床头贴上阿弥陀佛佛像,让其每天练习观想阿弥陀佛。母亲每天依然坚持吃药,闲暇时抄抄经书,对着太阳闭眼观想阿弥陀佛的无限光明,耳边不停听闻佛号,偶尔跟念几声,也未出现任何不适,倒也安然无事。一个早已癌细胞转移扩散的肝癌三期患者,还能身无病痛,我内心明白,这是佛力加持的结果。我总是有意无意地跟母亲说,看,阿弥陀佛多照顾你。母亲总是笑笑说,阿弥陀佛对我太好了。

    不久之后我遇到了善知识,他跟我讲了很多净土经教,总结起来就三句话:人生苦短,信愿往生,往生容易。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对娑婆的厌离之感以及对阿弥陀佛临终接引的强大信心。震撼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我回家之后,还激动不已,特地查找净土经典。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
    弥陀经异译本,玄奘大师翻译
    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祐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大悲莲华经》
    临终之时,我当与大众围绕,现其人前,其人见我,即于我前,得心欢喜,以见我故,离诸障阂,即便舍身,来生我界……所有众生,若闻我声,发愿欲生我世界者,是诸众生临命终时,悉令见我与诸大众,前后围绕。我于尔时入无翳三昧,以三昧力故,在于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其心喜故,得宝窴三昧。以三昧力故,令心得念及无生忍,命终之后必生我界。

    不过,缺少善知识来引导的我,陷入了困惑之中,一方面相信世尊所说的一切,另一方面却又无法想象这种情况的出现,最为头疼的是还要再绘声绘色讲解给母亲听,事情顿时变得有些尴尬滑稽。

    在我迷茫的时候,我的姑姑弘巧居士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她已经七十多岁了,是某助念团的核心成员,长期接触临终人员。她坚持说,要先如实告知我妈妈的病情,要让她看清自己真实的情况,置之死地而后生,让其明白康复已无望,才能全身心靠倒在阿弥陀佛身上,乃至十念必生。但我以一种医者的心理,执拗地坚持不能告知,怕其轻生。姑姑好失望,不过最终还是尊重了我的意见,但她时常会旁敲侧击,暗示母亲要看破放下,并讲述了极乐世界的种种庄严与美好,也开始教我母亲念《西方发愿文》。我的妈妈善根具足,对姑姑所宣讲的一切,全盘皆收,特别是对极乐世界的种种美妙羡慕不已,并对阿弥陀佛能让人脱离三界坚信不疑。



    我每天空闲时就给母亲描绘极乐世界的美好,灌输此生一定要去极乐的思想,她也听得津津有味。为了增强母亲往生极乐的意乐,我给她看了《阿弥陀佛经》动画片,又经常跟她说:你去极乐了,我就威风啦,因为我有一个菩萨妈妈。你去了,我就是行大孝做大善事了,那我命运也会改变的。终于有一天,母亲回了我一句,嗯,好的。

    那一刻,我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所有的委屈都化作辛酸泪。谁能理解我放弃化疗时的挣扎?谁能理解我只借佛力治病时外界给予我的舆论压力?谁能理解我失业在家时肩负的经济重担?强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因母亲的一句好的,我就释然了,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水到渠成,母亲郑重发愿往生


    2014年12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母亲突然肚子特别不舒服。我一狠心拿出了一颗珍贵的甘露丸给她服下,妈妈立马精神大好,疼痛缓解。缓解疼痛只是甘露法药暂时的加持,但业力依然难以扭转!那一刻,我强烈地意识到母亲离死神竟然是那么地近!我开始上网搜索临终开示,大量地看临终助念视频,汲取经验整理思路,并在脑海里一次又一次地练习,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我能有条不紊地恭送妈妈往生极乐。

    母亲渐渐变瘦了,她开始对自己躯体的变化很敏感,会瞧一瞧自己日渐干瘦的臂膀,时不时按一下自己的双下肢,又查看自己的腹部,反复确定自己有没有出现水肿的现象,我知道她开始对康复失去信心,并对死亡产生了一定的恐惧感。
    那时的我并不懂能否往生与业障的深浅无关。只是一味执拗地大量参加念佛共修、烟供药施施食,并将功德全部回向给母亲,以期在减轻妈妈色身痛苦的基础上,尽力为她往生极乐扫除障碍。那段时间,我一直不断为妈妈做功德。很累很累的时候,我就跑去阿弥陀佛像前倾诉求加持,虽然路子走得并不是那么地如法,但我那时真的只相信阿弥陀佛,相信他能懂我的,相信伟大的佛陀一定会慈悲接引的。后来涉猎了净土祖师大德的开示,我才渐渐明白净土法门殊胜之处。我懵懵懂懂知道了往生的关键所在,那就是深信切愿。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乐邦有路,起信即生。



    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婆罗门堕地狱时,因听到鬼差叮当响而条件性念佛往生极乐的公案,大受启发。我把这个例子直接拿给母亲看,并隐晦地跟说,咱们把佛号换成另一个带有引磬音的版本吧,若是以后年老要临终了,听到引磬声就会自动自觉念佛了,母亲答应了。但我还是很不放心,跟她说为了临终那一刻能提起正念,我要训练你,当我叫你一声菩萨时,你要应我一声阿弥陀佛。母亲爽快地答应了。刚开始训练时母亲一脸茫然,只有在我的提醒下才惊觉念佛,慢慢地当接触到外界的一些刺激时,她都会条件反射地念一句阿弥陀佛。母亲惧怕命终堕落恶趣,主动提出要学吉祥卧入睡,后因自觉以此姿势入睡不舒服而放弃了。

    12月的时候,朋友不信佛的父亲因脑梗大出血入院后去世,最后通过助念脸色转红润。我的母亲一直默默关注着这件事,这个突发事故对我和我家人的思想冲击很大。我借此机会大胆跟母亲讲临终的注意事项,讲阿弥陀佛的十念必生愿,讲佛的光明无限,讲要跟佛的光明走,母亲坦然接受了,还仔细询问了临终如何才能感应阿弥陀佛。我一一作了回答。又跟她讲解印祖开示的念佛十念法,教她如何摄心称念六字洪名。



    我永远记得2015年1月12日的中午,我煲了灵芝排骨汤给母亲喝,她端着碗看了半天,突然流下眼泪,说:“我喝不下,我一看到碗里这些肉,就起鸡皮疙瘩。我一想起梦里那些血淋淋的众生,就想吐,我不吃肉了。”我一阵狂喜说好,咱不吃肉,咱茹素吧。

    印祖在文钞中评论道:“莲子、桂圆、红枣、芡实、薏米,皆可滋补,岂必须血肉方能滋补乎?”母亲在有生之年能发愿吃素念佛,断恶修善,实在难得,赞叹。我的家人亲友们也就默许了这种行为。

    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对祖孙乞丐上门来乞讨,别人都不理会她们,母亲慈悲地拿东西给她们吃,还教她们念佛,结果她们一不高兴,还踹了母亲肚子一脚,说这是以前欠下的债,现在还清了。母亲醒过来,立马吐了一百毫升左右的血,黑乎乎的大血块,溅得满地都是猩红。母亲笑了,说终于还债了。接着又幽幽地说,人生好苦,我累了,不想在这儿受苦了,我想去阿弥陀佛那里了。



    我端身正坐,跟她讲了,去极乐需要发愿,一定要相信阿弥陀佛临终必来接引。

    母亲很虔诚地匍匐在佛前,郑重地发了舍弃寿命往生极乐的大愿。那一刻的母亲,整个人笼罩在祥和的气氛之中,完全不像一个病入膏肓之人。就这么一个奇特的缘起,母亲终于勇敢地面对无常了。

    那时的我,还是有所顾忌,依然选择继续隐瞒肝癌晚期的事实,现在想来,非常惭愧。


    感应道交安详舍报,如入禅定


    2015年2月开始,母亲身体每况愈下,开始食欲不振。亲友们知道她时日无多了,都陆续来探望。大年初一,原本是母亲娘家喜庆团聚的节日,但母亲那天出现不适。她说,今年去不了,以后也没机会了。又说,你以后少吃点肉吧,你们以后都会吃素的。又讲了很多话,那时的我完全没意识到母亲已经在悄悄地交代后事了,只知道是她已经看开了。从那天开始,母亲出现腹水,肚子渐渐变大,但下肢没水肿。母亲对这种现象也变得木然起来,她只要下了床,就会直奔佛前,跪求阿弥陀佛带她走。


    元宵节前夕,母亲的腹水已经增涨压迫到其他内脏器官了,晚上完全睡不着觉,精神有些萎靡。请医生来家里为母亲抽了腹水,那场景惊呆了我。哪里是水啊,全部都是血,原来母亲的脾脏已经破裂了!抽了将近一千毫升的血。那一刻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佛力加持,光靠母亲自己是无法支撑下来的。我父亲一看不对劲,立马通知舅舅们,母亲一一见了她的兄弟们。


    正月十五,外婆强烈要求来探望她,被母亲一口回绝了。母亲说,我已身无牵挂,妈妈来看我,只会让她更伤心。父亲耐心地跟妈妈讲了道理,希望母亲能体谅一下年迈母亲的心情,妈妈默不作声。我们把母亲安顿在佛堂睡觉,每天上香播放佛号,希望母亲能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安详往生。母亲渐渐地双脚无力行走,极少下床走动。她开始很频繁地坐起身来,面向阿弥陀佛,一遍又一遍仔细端详着,口中念叨着:阿弥陀佛,您带我走吧!带我走吧!您几时才带我走呢?我故意刺激她:你真的想走?母亲立马很激动地说:我想走。阿弥陀佛求求您了,快点带我离开吧,我求您了。尔后,我在夜里醒来,会听到母亲强烈地祈愿阿弥陀佛早日接引她往生极乐。我喜上眉梢。


    正月十七,母亲的手机欠费停机,哥哥准备帮她充值的时候,母亲很平淡地说,充十块钱就可以了,已经够用了。我隐约捕捉到了点什么。


    正月十八,我们全家合影留念。


    正月二十一,母亲忽然提出要见我外婆。90岁的外婆,因伤心而步履蹒跚,一直流着泪啜泣,母亲很平静地看着外婆,说了一句我毕生难忘的话:“妈妈,您别哭别伤心,我已看破放下。您也要看开,记得要念佛往生极乐世界。我今世不孝,不能为您送终,我的女儿,她以后会替我孝敬您。对不起妈妈,我们极乐再会。”之后母亲就不再言语,平静地微闭双眼,连外婆的道别离去也不予反应。

    《莲华世界诗》云:生死茫茫古渡头,弥陀拨动度人舟。夙生有分今生遇,快上船来归去休。奈何我辈凡夫,明知世间是场梦,却又攀缘而追寻,似母亲这般将心空寂、将梦看破者又有几多人?


    晚上,母亲口干舌燥,频繁叫醒我,让我端水给她喝,来来回回共二十几次。凌晨将近3点钟的时候,她再次叫醒我,我当时有些烦躁,说了一句,怎么啦?母亲端身正坐,说:没什么事,我只是想跟你说,我这样子,明天要走了。”

    我当时迷迷糊糊,也没多想,只是条件反射地说:“哦,那你记得念佛。”母亲应了声,好!探身,再次看了一眼阿弥陀佛佛像后,金刚念了大约十声佛号,面向西方,右侧吉祥卧。我继续入睡,之后母亲再也没叫醒我。


    到了第二天中午吃午饭的时间,母亲依然没有苏醒迹象,我们全家顿觉不妙,认为这是陷入昏迷了。


    下午姑姑到来一看,大惊失色,说你妈这是要走了,还不赶快帮她助念!想起昨晚母亲的话,我恍然大悟,赶紧联系助念团和亲友们,并开始助念。我在佛前和母亲床前点亮了酥油灯,烛光摇曳,照亮母亲西去之路。



    母亲一直平缓地呼吸着,状似昏迷。那时的我一点也不知道这种现象就是因母亲生前发愿而受佛力加持的状态:“至于临欲命终,预知时至,身无一切病苦厄难,心无一切贪恋迷惑。诸根悦豫,正念分明,舍报安详,如入禅定。《西方发愿文》


    正月二十三,即2015年3月13日凌晨02:44,母亲进入我的梦里,梦中的她面容如旧,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立马醒来,在床上继续躺了十几秒钟后,突然惊觉这可能是妈妈来道别,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去到床前一看,母亲依然平缓地呼吸着,只是呼吸音很大。母亲在我面前大概呼吸了七八次后,呼吸戛然而止。情况来得太突然,让我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回过神一看时间02:45,这跟母亲昨晚向我道别的时间刚好相差二十四个小时整。


    母亲符合了往生极乐者

    的四种征兆

    1.预知时至(往生24小时前告知)
    2.心不颠倒(没有恐惧)

    3.净念不失(欣求净土,厌离娑婆)

    4.自能念佛(金刚念)


    继续助念,夜里气温很低,我敞开门来,冷风嗖嗖直吹,我大声念佛,大声说:“妈,你现在寿命已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时间已到了。你不要牵挂,全部放下。你跟着我念南无阿弥陀佛,对,就像以前我教你的那样,专注念阿弥陀佛,忆念阿弥陀佛来接你,看到佛的光明你就要跟着走,看到莲花你就要坐上去,你一定要相信阿弥陀佛必定来接你。来,跟着我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夜已深,剩下我一个人在苦苦支撑。唯有佛音陪伴着我,陪伴着母亲。我心弦绷得紧紧的,我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阿弥陀佛了,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嗓子哑了痛了,却没有疲倦,也没有悲伤,我决心要让妈妈成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天亮后,念佛堂的人员到达,集体助念。我走出门外,阳光明媚,祥云朵朵。

    往生后第18小时,我和姑姑以及另一位居士,三人合力为母亲擦拭身子换上衣服。母亲面容安详,双眼微睁,全身软如棉花,双腿可结跏趺坐。引得我们三人赞叹不已,法喜充满。姑姑一边帮我母亲擦身一边说:“嫂子,我帮你擦净装饰漂亮,让你庄庄严严去见阿弥陀佛。”

    第二天出殡的时候,天空祥云朵朵,前来助念的佛弟子络绎不绝。助念团的团长感叹,这么多年来,这个团体的人员第一次来得这么齐,这是你妈妈前世因缘与今世福报感召而来的,不可思议。到场的亲友们,没有哭泣,都站立在灵堂两旁,合掌念佛。六个小时后,在悲悯的佛号中,身盖陀罗尼被的母亲被抬进棺木里边,送上灵车。团长手捧佛像,数十位三宝弟子手持幢幡,率先开道。佛子们撒下漫天玫瑰花雨,众家眷身着海青,手执洁白的雏菊,随从其后。灵车沿着村道,缓缓而行。幢幡涌动,鼓乐齐鸣,引得村民驻足观看,或顶礼、或口称佛号,好不庄严。这一刻,我的母亲仁霞居士,将永远告别娑婆的爱恨情仇,伴一路缤纷花雨,梵乐萦绕,绝尘而去。乘愿再来吧,看芸芸众生苦海沉沦,岂能撒手任迷离。

    当天夜里,我梦见母亲出殡的场景,在灵堂上空,显现出了一朵金色的莲花,大如车轮,花蕊流光溢彩。

    我们全家茹素七天,之后我去当地寺院参加了十二天的念佛共修活动,将所有功德回向给母亲。我在大雄宝殿世尊跟前,悲从中来,嚎啕大哭,祈求阿弥陀佛慈悲告知母亲现状。是夜,我梦见母亲临终时的情形,一模一样的场景,母亲身穿寿衣,外套海青,躺在床上,天空中飘来一朵粉红色的莲花,泛着柔和的光泽,缓缓而来,罩在母亲的头顶,有一声音旁白:妹啊,妈妈走时,阿弥陀佛已经来接引了(方言)。




    后记

    终于,这201天漫长的付出,两个不眠夜,换来此般回报,值了;穷尽我一生的力量,报得三春晖,值了。

    感恩有您,我的母亲,谢谢您给予我生命;在我的成长中,给予我关爱;在我的修行道路上,给予我支持,并临终表法为我打了一针强心剂。感恩有求必应的弥陀慈父,让我信心大增。

    我的母亲仁霞居士整个往生过程,完全印证了阿弥陀佛的第十八十九大愿,也印证了印光大师所作的开示。


    印光大师云:“净土一门,专重佛力。以佛力故,虽罪业深重,若具信愿,皆得往生。”对照母亲今世的习气,感觉十不善业已经能对应上几个了。最明显的就是因愚痴而造作杀生业,今世喜杀生的同行等流果、短命多病的感受等流果、为生计而焦虑的增上果都非常的明显。然罪业虽重,亦得往生!母亲是个典型宿世善根深厚今世成熟的例子。回忆母亲的生平,我的爷爷茹素多年,临终无病痛的场景强烈震撼了她。受奶奶的影响,母亲一生上敬下和,敦伦尽分,亲友们都很喜欢她。我的姑姑特别疼爱母亲,所以从十多年前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去影响母亲信奉佛法。种种的因缘汇聚,使得母亲病中乃至临终之时,都有一个很好去护持她顺利往生的环境,最终不负众望,信愿往生极乐。


    印祖在文钞中又提到:“有真信切愿,纵未到一心不乱,亦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若无信愿,纵能心无妄念,亦只是人天福报。”母亲的往生,恰恰就是智坤法师经常强调的厌离心要大于对现世的执着心。母亲并没有成佛度众生的伟大愿望,她只是觉得现世太痛苦了,生不如死,只想早点结束今生而已。而《地藏经》里边的一段话,是促使她不得不往生极乐的最大原因:“地藏白言:仁者,地狱罪报,其事如是。或有地狱,取罪人舌,使牛耕之......若广说地狱罪报等事,一一狱中,更有百千种苦楚,何况多狱。”母亲听完这段,连连表示娑婆真不能再待下去了。她对下一世充满种种惧怖,害怕得到这种果报,很单纯地希求下一世人天福报,只能将极乐世界当成一个避风港,只是一种下士道出离心而已,未想改变了永世。



    感恩母亲以身表法,让我明白,娑婆之苦,极乐之乐,让我明白求生西方比来生做人容易。现在是末法时代,在这个五浊恶世想要不堕落很难很难,太多的牵缠束缚,让人迷离沉沦。纵观过去的二十六年,当我很小的时候,便开始陷入各种欲望之中,我渴望一切美味佳肴,贪恋着美丽的裙子,希求着高分,眷恋着父母的疼爱,妒忌着别人的优秀。当我慢慢长大,我却要忍受着骨肉别离的痛楚,之后孤身一人,去为我的物质生活而奔波,然后我还会悲哀地发现,我已错过了最美年华。是谁跟我说,这个世界很美好?是谁跟我说,人生很精彩?一切皆为烦恼而生而化。

    今生有幸遇得净土法门,就是大福报了。似这种只需信愿行便即生成佛的机遇,若不知珍惜任其错过,那就太遗憾了,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弥陀慈父了。快快归去兮,不来尘世受胞胎。渐看鬓发著霜痕,自省己非自讨论。一世竟成何事业,百年还有几朝昏。便须立志求安宅,休更甘心赴死门。乐国不遥归有路,莲台好去觐慈尊。

    三界炎炎如火聚,道人未是安身处。
    莲池胜友待多时,收拾身心好归去。
    目想心存望圣仪,直须念念勿生疑。
    他年净土花开处,记取娑婆念佛时。



    声明:圣英居士首发于

    地藏占察入净土实修群

    “大家一起学文钞”重新整理刊发


    录入者:宗印 责任编辑:思归子
    上一篇:视角 | 地球人都认识我,却不知道我出生…
    下一篇:没有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