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弘化社务 | 佛教资讯 | 文钞园地 | 弘化丛书 | 助印查询 | 结缘名单 | 电子书坊 | 弘化相册 | 

  • 教界要闻
  • 社会焦点
  • 健康生活
  • 品味素食
  • 人与自然
  • 多元文化
  • 慈善互助
  • 您现在的位置:弘化社>> 佛教资讯>> 健康生活>> 五福之道>>正文内容
    慈心于物的故事 | 放牛奇报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2日 点击数:

    原文

      明江山县朱恺,字寿仁,忠厚力学,其家不食牛犬三世矣。少失怙,体羸善病,啜牛汤即瘥[1]。因贫,课徒邻村,得束脩[2]八金。归途避雨古庙,见壁上粘二纸,一杀牛果报,一食牛果报,读之词旨惨切,惭汗弥襟,怃然曰:“吾今二十九岁,尚未入泮[3],必食牛肉之故也。况违祖宗之戒,不孝;食有功之畜,不仁;恣口腹之欲,不义;睹兹果报而不痛戒,不智。犯此四罪,大祸且至矣,尚何功名福泽之有?”即叩祷神前,誓不食牛。

      雨霁将行,适村屠尤光宇入庙,朱问何来,云近买一瘦牛,虑亏本,特来求签。问牛何在,云在庙外。朱出视之,牛双膝跪地,泪下如雨。朱恻然心动,问其值,云七金。如数付之,尤嫌色低,复索三钱,朱益之。既成,朱乃大书“神明放生”四字于版,悬牛项,遂解鼻绳纵牛去。是岁游泮,赘于乡中王贤家。

      王固望族也,一日樽酒间与翁谈放牛事,忽苍头报门外有牛,项悬版,麾之不去。朱出认之,果是己所放生者,令引往后圃空房。先是乡有积贼,浑号“人猕猴”者,素稔王家。因窥女妆丰,夜傍牛住空房,穴墙而进,径至朱房,囊卷衣饰将出,牛突入闯倒奁案,声甚厉。朱惊醒,大呼有贼,尽室亦惊呼。贼惧,趋牛腹下过,牛怒,举蹄绊囊。时呼声又急,贼弃囊而遁。王翁视囊物无恙,甚德牛。由是翁家永戒不食牛肉。

      已而雨夕,贼复至,破后圃扉,见牛若怒状,因前被牛败,随牵牛出,抛所悬版,售屠获四金。适朱代翁收债,经屠门,瞥见所放牛,叩其出,屠以实告。牛向朱跪泣如前,朱又买之,另悬一版,大书“雷电放生”四字,复解绳纵牛去。

      越数载,馆古田富室钟宽家。近村有盗,钟甚恐。朱代画策,缮高垣以备。忽小童报,来一牛,项悬版,久立馆外。朱瞿然曰:“是吾放生牛也,素灵惊,盗将至矣。”遂与钟述翁家御盗事。迨三日,盗果至,持刀放火。钟梯望之,火光中睹牛怒哞,冲击如飞,抵辄披靡。盗窜,牛惫死,旁横二尸,尤光宇、“人猕猴”也。送县捕余党,盗悉平。钟德牛,瘗之,碣表“义牛墓”。由是钟家永戒不食牛。

      未几,岁值大比,朱赴秋闱,卷落归安令某房。阅朱卷,不惬意,置之。梦牛跪地,且哭且求,觉而复阅,文殊不佳,曰:“是必有阴德”。强荐之,竟中。揭晓,谒房师,师问何阴德,朱曰无之。再问,朱述近年放牛事,师叹异,因告前梦。及联捷,南宫房师亦有异兆,选授商邱令,有政声,严禁屠牛,备示所放义牛颠末,婉劝部民,民多化之。后擢显秩,乞归养,母年九十一,朱九十六,子二,俱进士,至今子孙繁衍焉。(《物犹如此》)

      徐太史按:悯牛买放生,出于舌耕寒士之手,较多金者功加一等矣。独不解盗贼未至时,牛何以预知之,且何以既放之牛,而知朱生住足之所哉?岂鬼神使之欤,抑义牛之灵光炯炯也?

    残碑几度藓花秋,传说朱家旧放牛。

    热血黄泉埋不得,尚腾灵气暮山头。

    (徐太史[4]诗,下同)

    过客唏嘘感义牛,残碑几度藓花秋。

    文章代洒西风泪,暗里朱衣亦点头[5]。

    (刊《戒杀弭劫篇》)

      

    半载辛勤只八金,舌耕糊口实酸辛。

    世间多少豪华客,谁似朱公种德深。

      

    偶感危言起悔心,信根全仗慧根深。

    神前誓戒遵先训,四罪堪垂座右箴。

      

    放生共废十余金,两度终全爱物心。

    不待闱中牛报德,仁人早有帝天钦。

      

    鹿鸣宴罢又琼林,严禁屠牛恩更深。

    婉劝部民劳说法,几人不失布衣心。

    (芝堂敬跋四首)

      

    须江旧事几经秋,何处残碑认义牛。

    一念生机回造化,转移还在己心头。

      

    人间粒食赖耕牛,孰谓无牛可有秋。

    果报昭彰谁猛觉,屠儿几个早回头。

    (敬次徐太史韵二首)

      

    善政他年讴赤子,都由此日推仁始。

    残碑几度藓花秋,遗泽高山堪仰止。

      

    分明恩怨溯从头,人苟忘恩愧此牛。

    义气仁风同不朽,残碑几度藓花秋。

    (辽西后学王之栋敬跋)

    【注释】

    [1]瘥(chài):病愈。

    [2]束脩:古时学生致送教师的酬金。

    [3]入泮:古代学宫前有泮水,故称学校为泮宫。科举时代学童入学为生员称为“入泮”。

    [4]徐太史:徐谦(1776-1864),字益卿,号白舫。江西广丰人。嘉庆丁卯(1807)举于乡,辛未(1811年)登进士,改庶吉士,为翰林院编修,改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丁丑(1817)补考功司主事缺,充会试对读官,己卯(1819)任储济仓监督,庚辰(1820)调海运仓。为官清正廉明,深受好评。后授朝议大夫。道光甲辰(1844)因父丧,母亲年迈,辞官回乡,先后主讲白鹿洞、紫阳、鹅湖、丰溪诸书院。晚年更加致力于性命之学。著有《悟雪楼诗存》、《孝经讲义》、《灵山遗爱录》、《桂宫梯》、《物犹如此》、《恐惧修省录》、《一卷冰雪》等著作约六十余种,刊行于世。

    [5] 朱衣点头:旧称被考试官看中。

    【白话】

      明朝江山县朱恺,字寿仁,为人忠厚,勤奋好学,他家坚持不吃牛肉、狗肉,已经三代了。少年时就失去了父亲,体弱多病,喝牛汤就有所好转。因为家贫,在邻村教书,得到八两银子的酬金。回来的路上,在一座古庙避雨,见庙墙上贴有两张纸,一张是杀牛的果报,另一张是吃牛肉的果报。读之,上面记载的事例,使人感到悲惨凄切,不觉心生惭愧,汗下如雨,醒悟到:“我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还没有进学,必是吃牛肉的缘故。况且违背了祖宗的戒律,是不孝;吃有功于世的牲畜,是不仁;逞口腹之欲,是不义;知道了吃牛肉的果报而不痛加戒除,是不智。犯下这四种罪行,大祸将至,还指望得到功名富贵吗?”当即在神明前叩头祷告,誓愿永不食牛肉。

      雨停了,准备起身,正好遇到村里的屠户尤光宇进庙,问他来干什么,屠户说最近买了一头瘦牛,担心亏本,特地来求签。朱恺问牛在哪里,屠户说在庙外。朱恺出去看,见牛双膝跪地,泪下如雨,顿时生起恻隐之心,问屠户多少钱肯卖,屠户说七两银子。朱恺如数付钱给他,屠户又嫌银子成色不好,又索要三钱,朱恺毫不犹豫给了他。朱恺买下了这头牛之后,用木板写上“神明放生”四个大字,挂在牛脖子上,解开缰绳,放牛自去。当年通过考试录取为生员,进学读书,入赘于乡里王贤家。

      王家是望族,一天在饮宴的时候,和岳父谈及放生牛的事情,忽然下人报告门外来了一头牛,脖子上挂着木板,赶也赶不走。朱恺出去看,果然是自己放生的那头牛,吩咐牵到后院空房子里。先是乡里有一个惯偷,外号“人猕猴”,一直在打王家的主意。因窥见王家女儿的嫁妆丰厚,夜里在牛住的那间房子的旁边蹲点,在墙上掏洞而进,径直进入朱恺住的房间,用口袋卷起衣服首饰准备跑,牛突然进到屋子里,把梳妆台撞到,声音很大。朱恺惊醒,大喊“有贼”,众人都醒了,也跟着大喊。贼害怕了,想从牛肚子下钻过去,牛抬起蹄子把口袋绊住。当时喊声又急,贼丢下口袋逃跑了。王老爷子检查口袋,看没丢什么东西,很感激这头牛,从此以后王家全家发誓永远不吃牛肉。

      過了不久,一个雨天的晚上,贼又来了,打破后院的门,见牛好像发怒的样子,因为上一次被牛击败,于是牵牛而出,把脖子上的木板扔掉,卖给屠户,得到四两银子。当时朱恺正在帮岳父收账,路过屠户门前,瞧见所放生的牛,问从哪来的,屠户把事情告诉了他。牛向朱恺跪泣,和上次一样,朱恺又买下来,另挂一块木板,写上“雷电放生”四个字,又解开绳索,放牛自去。

      过了几年,朱恺在古田县的富户钟宽家,做家庭教师。邻村有盗贼,钟宽非常害怕。朱恺代为出谋划策,修缮高墙以作防备。忽然小童报告外面来了一头牛,脖子上挂着木板,在外边待很久了。朱恺惊奇地说:“这是我曾经放生的牛,向来灵通,盗贼肯定快来了!”于是就对钟宽讲述牛在岳父家抵御盗贼的事情。三天后,盗贼果然来了,持刀放火。钟宽爬上梯子遥望,见火光之中,牛怒吼着,冲击如飞,所向披靡。盗贼逃走了,牛精疲力尽而死。旁边躺着两具尸体,用灯一照,原来是尤光宇和“人猕猴”两人。报告官府,抓获余党。钟宽对牛十分感激,将牛埋葬,立碑一块,上刻“义牛墓”。从此钟家也发誓永远不食牛肉。

      没过多久,当年正逢大比之年,朱恺参加秋季的乡试,试卷分配给归安县令审阅。考官对朱恺的卷子,不太满意,就放到一边了,梦见一头牛跪在地上,边哭边求,醒后把卷子又看了一遍,文章实在是不太好,心说:“此人一定有阴德。”勉强推荐了上去,竟然被选中。揭榜后,拜见主考官,考官问朱恺做过什么阴德之事,朱恺说并没有。再问,朱恺述说近年放生牛的事,考官惊叹不已,于是将所做的梦告诉了他。第二年,紧接着考中进士,发榜前主考官也有神奇的征兆。朱恺被授予商邱县令一职,政绩卓著,严禁县民屠宰耕牛,叙述自己放牛之事,劝化当地百姓,百姓多数也被感化,后来擢升高位,请求罢职还乡,奉养老母亲,母亲活到九十一岁,朱恺活到九十六岁,两个儿子都考中进士,至今子孙繁衍不衰。

      徐白舫太史说:“怜悯将要被杀的牛,买下来放生,出自于以教书为生的寒士之手,相对于有钱的人来说,功德更加一等。只是不明白盗贼未到之时,牛是如何预先知道的。而且,已经放生的牛,是怎么知道朱先生住足的地方的呢?难道是鬼使神差,还是牛的灵性炯炯?”

      并写诗赞叹说:

      “残破的墓碑长满了苔藓,不知经过了几度春秋,传说中朱家曾经放生过的那头牛就是埋葬在这里。一腔热血是黄土所不能掩埋的,黄昏的山头上还升腾着炯炯的灵气。

      纷纷的过客都在对义牛的事迹感慨不已,残破的墓碑长满了苔藓,不知经过了几度春秋。锦绣的文章满含着义牛的热泪,冥冥之中,掌管功名的朱衣神对朱恺的放牛事迹也点头表示肯定。”

      其他诗略译。

    摘自《感应篇图说》

    聖浩编译

    1. 【故事】生命的跪拜——那些年我们杀的牛......

    2. 故事 | 杀牛食牛果报十则

    3. 故事 | 赎牛护主

    4. 【故事】 群牛索命

    5. 杀牛屠户,倾家荡产【印光大师力荐连载】

    6. 断一牛舌,三子哑巴【印光大师力荐连载】

    录入者:宗印 责任编辑:思归子
    上一篇:视角 | 名相狄仁杰以不净观拒美色
    下一篇:慈心于物的故事 | 孝犬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地 址:苏州人民路穿心街三号 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
    邮 编:215002 技术支持:报恩斋
    网 址:www.honghuashe.com E-mail:amtf@honghuashe.com
    办公地址: 结缘中心发行中心编辑中心 电话: 0512-67531743
    苏ICP备1202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