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无鱼,禁捕10年!弘化护生“开年行善”在行动

长江里面目前没什么鱼了,就连常见的四大家鱼(青、草、鲢、鳙)也很少见。“无鱼”二字,振聋发聩!

 

 

长江是中华儿女的“母亲河”,途径全国多个省份,原本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分布有4300多种水生生物,鱼类有424种,其中170多种是长江特有。然而现在,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长江鱼类种群下降、品种减少,四大家鱼产卵量从最高1200亿尾降至最低不足10亿尾,下降了90%以上。由于过度捕捞,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长江渔业的天然捕捞量从1954年的42.7万吨,下降到了如今不足10万吨,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的0.15%。

 

 

长江珍稀特有物种资源全面衰退,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航道整治、挖砂采石、滩涂围垦等影响,白髂豚、白鲟、长江鲥鱼等物种已多年未见,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等极度濒危。在2006年的国际联合考察中,江豚数量估算在1225头左右,到2012年,江豚数量减少到505头,2017年,种群数量跌至445头,比野生大熊猫还要稀少。

 

 

1.webp

 

2.webp

 

 

从逐水而居的中国远古时代开始,人类就在慢慢地探索与鱼的相处之道,勿竭泽而渔便是最根本的一条准则,然而如今长江鱼类资源却呈现断崖式下降,原因何在?除了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过度捕捞、无序港口码头开发、航运疏浚、岸坡硬化、挖砂采石等种种原因导致的鱼类生存生态恶化,持续性大规模的“酷捕滥捞”是主要“凶手”之一。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曹文宣院士在调查中发现的 “天罗地网”令他十分震惊。“天罗”由两条船和一张百米长数米高的渔网组成,捕渔时两条船分开牵着渔网的一侧一字排开,通上电,在水中拖动,所到之处,鱼儿“尽归”网中。“地网”是对“天罗”的补充,船只难以进入的湖边浅水区是漏网之鱼的庇护所,于是用一根竿连上一个超大号的网兜,依然通上电,沿岸边一路扫过,漏网之鱼又悉数被捕获。

 

 

长江里的鱼越来越少,人们的办法越来越多。为了更大的经济利益,一种“断子绝孙”式的捕捞方式开始流行,渔民用普通渔网,一年中有半年打鱼,只能赚十万元,而用电网捕鱼,两个月就能赚到二三十万元。因为效率惊人,普及很快,家家都开始用电网。一张电网下去,大小鱼全死光,没捞起来的也死在河底,少数存活下来,性腺发育也受损,繁殖能力基本丧失。高压电流下,虾、贝壳、藻、浮游生物也大量死亡,整个水域的生态平衡被破坏。国家为了打击这些猖獗行为,通过立法上升到刑事犯罪行为,如果触犯“四禁”,即禁渔区、禁渔期、禁用工具、禁用方法中的任何一种情形,情节严重的就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

 

 

3.webp

 

 

长江苦无鱼久矣,禁渔时间表

 

 

1、2002年起,长江流域试点实施了禁渔制度。

 

2、2016年,长江禁渔扩大禁渔范围,禁渔期为每年3月1日至6月30日。

 

3、2019年底前,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要完成渔民退捕,实现全面永久性禁捕。

 

4、2020年元旦起,长江全流域正式禁渔10年,长江干流、重要支流以及大型通江湖泊分步骤推开,禁捕范围涉及长江沿岸的14个省市区域。

 

5、2020年底以前,全面完成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的渔民退捕,要求全体渔民都要转产上岸,所有船和网具由国家统一回收,统一销毁。

 

 

4.webp

 

 

从2002年起,在春季繁殖季节,为了让亲鱼顺利产卵、保护幼鱼长大,国家在长江流域开始试行春季禁渔,为期三个月,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持续到6月30日。但推行过程中发现,鱼在4~6月排卵之前,会在3月大规模怀卵。而渔民出于禁渔前“能多捞就多捞”的心理,在3月的捕捞会达到一个高峰,反而不利于鱼的繁殖。因此,从2016年开始,禁渔期提前一个月,从每年的3月1日开始,延续四个月。春季禁渔制度给大多数春季繁殖鱼类提供了时间保障,但禁渔期后对渔业资源的继续无度索取,所保护渔业资源往往在解禁后短时间内被捕捞耗尽,包括在禁渔期增殖放流的大量鱼类。加之其它威胁的持续影响,也未能有效缓解渔业资源的进一步枯竭。此次之所以要禁渔10年,是因为长江鱼类以四大家鱼为基础,它们通常生长4年才性成熟,连续禁渔十年,这些鱼类才会有二到三个世代的繁衍,从而显著增加种群数量。

 

 

除了禁渔,还有哪些拯救长江水生生物的手段?保护长江水生生物的手段和措施还包括增殖放流、设置人工鱼巢(礁)、栖息地修复、江河连通、水生生物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濒危物种人工繁育,以及禁止违规挖沙、筑坝等涉水工程。其中水利工程的生态调度,特别是在河流上修建水利工程,一定要尽可能减少,因为一些水利工程会阻断鱼类洄游,导致鱼类不能繁殖,如果一定要修建,也要配套建过鱼通道或其他过鱼设施。

 

 

努力让渔民这个职业成为历史

 

 

长江禁渔十年,长江流域和沿岸湖泊纵贯8100公里的水面上,11万条渔船和近30万渔民,将彻底告别长江退捕上岸。这么大范围、这么长时间的禁捕管理,涉及这么多渔民的退捕工作,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

 

 

5.webp

 

12月25日,长江捕捞村渔民夏明星注视着被吊起的渔船,他手上的渔船编号牌也即将被收回。

 

 

不少渔民祖辈世代打鱼,除了开船、收网和辨认各种鱼,没有其他技能。他们视水为田,一辈子不愿离开,也不敢离开。他们中的不少人,上有老下有小负担沉重;还有很多人,五六十岁年纪已大,很难到企业再就业、又没到退休的年龄。失去了唯一熟悉的营生,未来在哪里?有了新的生计,才能确保渔民退得出、稳得住、过得好,从根本上保证他们不再重返“江湖”。

 

 

政府采取一次性补助与过渡期补助相结合的方式,解决渔民生计问题;进行转岗和能力的培训,好让被禁渔渔民能转产转业;渔政部门将推动设置一批生态护渔员等公益性岗位,那些最难转产的五六十岁的渔民,很大一部分将从“捕鱼人”变为“护鱼人”。目前,在前期实施全面禁渔的保护区已有较为成功的尝试,与鱼朝夕相处的渔民也是最了解鱼的,他们对渔业资源的养护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6.webp

 

 

与夏明星同一个镇的渔民徐保安2017年就退捕上岸,现在和妻子在离家不远的鞋业公司上班,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家门口上班,能照顾小孩和老人,夫妻俩还能拿到每月8000多元的工资,这样的日子我知足了。”徐保安说,“刚开始都会有不适应,但禁捕是为了保护长江生态,为了子孙后代。我们总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只要不好吃懒做,岸上的生活一定更美好!

 

 

7.webp

 

 

十年禁渔,逆转当前长江生态恶化的趋势,是我们对母亲河一个负责任的承诺。但长江的生态恢复,十年禁捕仅仅是一个开始。

 

 

民间慈善公益力量,也正在积极参与到长江生态护生这项工程中来。苏州弘化社慈善基金会自2012年开始在长江段开展生态文明生物链修复工程,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累计在8年的时间里,共在江苏长江段开展大型生态公益活动38场,累计投入生态护生基金5752734.78元,用于长江生态修复放流项目。

 

 

9.webp

 

 

2020年弘化社护生项目组将通过长江生物链工程,与沿江城市的基金会合作,以串珍珠的方式,把美丽的“生物项链”串联起来,进一步加大力度推进长江水生态修复和渔业资源保护。倡导让更多“爱心鱼”回归美好家园,让人类与生灵共同守护长江。

 

 

盼长江,重回鱼肥水美的那一天。

 

 

一、随喜乐助“长江放生”项目

 

随喜乐助“长江放生”项目.webp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入乐助页面

 

 

二、随喜乐助“太湖放生”项目

 

随喜乐助“太湖放生”项目.webp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入乐助页面

 

2020年1月29日 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