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办学方向,培养合格僧才——在2005年江苏省佛教院校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摘要-明学长老


加大人才建设的力度,继续办好佛教院校,培养爱国爱教、继承传统、适应当代、面向未来的合格僧才,是“续佛慧命、绍隆佛种”的大事。早在十几年前,赵朴老就有过深刻的阐述,他说:

“从深层次来说,今天我们培养的人才合格不合格,将决定将来中国佛教事业的兴衰存亡,决定中国佛教的走向、命运、前途。

“从现在起不把主要的精力、财力投入到佛教教育事业这方面来,就有负于佛祖和古德,对不起后人,这会犯无可弥补的历史性错误。”

这番话真是振聋发聩。哲人西行,言犹在耳,我们岂能置若罔闻!也正是朴老的倡导,各地积极兴办佛教院所,培养了大批僧才,缓解了佛教后继乏人的问题,这在我们江苏,得益应该是最明显的。为此,我们还必须按照中佛协的部署,进一步加大投入力度,为佛教事业的发展作贡献。

今天,借此因缘,想就如何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培养合格的爱国爱教僧才问题,作一老“僧”之谈。


一、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

我国宗教院校的办学方针是:

“培养和造就一支热爱祖国,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宗教学识,立志从事宗教事业,并联系佛教群众的宗教教职人员队伍。”

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是办好佛教院校的根本保证。二十多年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全省佛教院校培养了一大批爱国爱教的青年僧才,许多人已成为当今佛教界的骨干力量,成绩显著。但全省佛教院校教育还存在低水平重复现象,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尚未健全,与当前佛教发展的形势和对僧才的需求,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在今后的工作中,全省的佛教院校,仍然必须自始自终把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提高师生爱国主义、社会主义觉悟以及匡正道风,提高僧团素质,放在我们的教学工作的首位。

与此同时,还要正确处理学与修的关系,在教和学的过程中,做到学修一体,要按照丛林规矩,坚持上殿过堂,打坐行香,诵经念佛和半月半月布萨等,使学僧在信、解、行、证上下功夫。在佛教的院校教育中,只有把课堂上传授的知识同坚定佛教信仰结合起来,同有愿力、有修行、有戒律、有智慧的佛教实践结合起来,才能收到“兴教办学、培养僧才”的预期目标。


二、坚持佛教的爱国主义传统

做为一名合格的僧人,首先应该是爱国守法的公民。爱国,是佛教基本教义的要求,也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之一。佛教“报四恩”中的报国家(国土)恩,实质上就是佛教的爱国主义。

在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中,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爱国典范。西行求法的玄奘大师、东渡传法的鉴真大师,还有为天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一行法师等,都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直至近现代,尤其是在抗日战争中,以印光、弘一、圆瑛、巨赞、赵朴初为代表的佛教人士,张扬爱国主义精神,坚持民族气节,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江苏佛教界的龙池山恒海和尚,组织抗日游击队奋勇抗日而壮烈牺牲,连云港义僧献身成仁,栖霞寺寂然和尚设难民收容所,救护难民三万余人,焦山寺智光和尚保护了珍贵的《瘗鹤铭》等,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篇章,这些都是佛教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僧伽形象教育资源。我们要重视这些资源的挖掘和整理,发挥其在院校教育中的作用。


三、匡正道风提高僧团素质

这个问题,看似与佛教院校教育无直接联系,其实也是影响其功过成败的关键之关键。1993年赵朴老就指出:

“如何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保持佛教的清净庄严和佛教的正信正行,是中国佛教必须解决的大课题?”

这些年来,经过全省佛教界的共同努力,我们的道风建设总的是好的。但也应该看到,社会上的不正之风严重地侵蚀着佛门净地。寺院中极少数热衷拉关系,傍大款,炒作包装,搞官场商场的那一套权术骗术堪称高手,比社会上的人有过之无不及,用僧人的标准去衡量,已相差十八万千里了。像如此短视浮燥的人,当然不会有心思去办教育,也谈不上什么信仰和道风建设。

我们办院学的目的,是培养合格的僧才。所谓僧才者,乃有才之僧,僧中之才。我们的办学者和求学者必须在“僧”字上下功夫。佛教能否在二十—世纪生存和发展,主要取决于内因,也就是有—个清净和合、学修并重、具有良好素质的僧团。而僧团形象,则是每个出家人素质的集体体现。如果说现在有些出家人的行为不太如法,乃是他们生命价值观背离了应有的道心,迷失了正见。作为一个出家人,仅有渊博的知识是不能续佛慧命,令正法久住的。即使我们的院校办得像古印度的那烂陀大学一样,若没有真正严持戒律、修行佛法的僧团,仍免不了十三世纪佛教在印度大陆消亡的悲剧,这是没有真修证佛法的历史教训,我们应当引以为鉴。佛教教育仅仅注重佛教知识和世间知识学习是远远不够的,只有道风盛行,才能提高僧团整体素质,佛教才能真正兴盛。


2018年9月19日 1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