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的当下与未来-明学长老


【编者按】中佛协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落下帷幕后,咨议委员会主席明学长老刚回到苏州灵岩山寺,仍不辞辛劳,接受了来自重庆佛学院有关负责人及其主管部门领导的访问,并就佛教办学问题作了重要开示。


一、中国佛教必须继续重视办学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都被派到苏州天平果园劳动。十一届三中全会落实宗教政策,1978年赵朴老来苏州调研,首先想到的是恢复灵岩山寺。他希望我能回到灵岩山主持恢复工作,重振灵岩道风。当时我向赵朴老吐露心声:“你让我换上僧装,我穿上了就不再脱下来啰。”1979年苏州市政府终于将灵岩山寺归还佛教,1980年元旦开放。当赵朴老再次来灵岩山,看到了我们一起回来的56位出家人,他老人家喜出望外,认为灵岩山有条件办学,应抓紧培养佛教接班人,于是在赵朴老的努力下,于1980年底创办了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并请明旸法师担任院长。现在想起来,当年回来的56位出家人,其中年纪最轻的都五六十岁了,如果不是朴老的英明决策,哪有今天的兴旺景象!朴老真是功德无量!所以我们现在乃至将来必须继续办好佛学院,这是佛教良好延续的保障,是佛教未来的希望。


二、办学依托丛林事半功倍

当年朴老之所以选择在灵岩山寺办学,是因为他老人家看到灵岩山寺的基础在,主要是灵岩道风得以继承。印光法师为灵岩山寺制定的五条寺规到现在已经八十多年了,我们一直遵循不怠。灵岩山的道风在外面影响比较好,还是归功于印光法师,因为他为灵岩山寺制定了五条寺规,那是佛学院教学的有力保障。灵岩山念佛堂每天八点起香念佛,佛学院八点上课,很有规律,如果一做经忏佛事,晚上放焰口放到深更半夜,生活规律都打乱了,这就不利于正常教学。灵岩山一直在坚持这五条寺规,前任方丈妙真老和尚坚持,我们现在也坚持。这五条寺规行得通,与现代社会也不矛盾。灵岩山在外面的印象很好,很多出家僧人来灵岩山学习,毕业出去的学僧道心也好,工作勤勤恳恳,十分用心,他们现在当方丈、当佛教会长的很多,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七届了,这些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更离不开印光法师制定五条规约所具有的,契理契机的效应。

这五条寺规就是:

第一条,方丈传贤不传法,任人唯贤,不任人唯亲。后来的传法问题已经变成了师父与法徒的亲情关系,颇有近亲远疏之嫌。所以灵岩山只传贤不传法,只要有文化有道德就能请他当住持。

第二条就是住持不讲代数,只论次数,讲代数就私授之弊,论次数自然是选贤任能。

第三条是不传戒,不讲经。以免招摇扰乱正念之嫌。不讲经是指不搞法会,过去有些地方以讲经的名义搞法会,而我们灵岩山虽然一直在讲经,可是我们从不招揽听众。

第四条就是净土道场,专一念佛。不做其他的经忏佛事,不拜忏、不放焰口、不打水陆。我在家的时候就对自己说,我出家了就不去做经忏佛事。因为灵岩山不做经忏,所以我就到灵岩山来了。我不是说做经忏佛事不好,主要是做经忏佛事,很可能有负面影响。

第五条,不管你方丈也好,当家也好一律不准收出家徒弟。因为这样才能保障十方丛林的纯洁性。十方来,十方去。如果收出家徒弟将来师徒授受就变成子孙庙了。


三、具备纯正道风才有良好学风

“学修一体化,学生生活丛林化”是我们中国佛教办学的基本方针。学与修一体化,是指佛学院不仅仅是学,更重要的是修,因为佛学院不是培养学者,而是培养法师,需要具备教观双运的能力,所以佛学院应该在学的基础上必须注重实修。学生生活丛林化,是指佛学院学僧必须实践丛林生活,才能培养出有用僧才,才能适应道场需要,所以我们的学僧每天都要参加早晚课,除学习外,他们的生活与常住僧人没有区别。从1980年办学到现在,我们始终坚持这个方针。其中的关键还是需要大家发心,既好好学习,又注重修行,无论社会人士还是佛教信徒,对我们的印象就好。假使出家人不好好用功,整天吊儿郎当,那肯定不行。有效坚持学修并重,关键是管理,现在与解放前相比,生活条件好很多,政府也很支持,佛教自身一定要根据清规戒律,好好执行。认真坚持,管理好寺院,自然是前途无量、功德无量。南无阿弥陀佛!

2018年9月19日 1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