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明公遗志,发扬灵岩宗风-宏度法师


2016年12月2日,净宗泰斗、灵岩山寺住持明学长老圆寂,一代高僧舍报西归,四众弟子无不哀恸万分。回忆明老的一生,继承印祖净土家风,重振灵岩祖师道场、创办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等,为佛教事业奉献了一生,是当之无愧的佛教领袖,是当代出家僧人的楷模。

宏度在中国佛学院求学、任教期间,曾多次亲近明学长老,受明老开示教导,获益匪浅。作为长老的学生,在此向长老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感恩!

今生今世,斯人已去。我们追念明老一生之行仪,就是要继承长老之遗志,将灵岩宗风发扬光大,将佛法发扬光大,如此方不负长老为灵岩山寺、为佛教事业所做巨大贡献和无量功德。


一、“感恩党和政府,让佛教有了大发展”

明学长老常说:

“国家兴旺,佛教兴旺。”

“感恩党和政府,让佛教有了大发展。”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要惜福,才能保证佛教越来越兴旺。因为我们佛教的今天,是靠国家、靠党和政府的领导,以及方方面面来的支持,才发展到这一步。”

长老一生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协助党和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佛教界的合法权益,守护佛教慈悲济世的传统。始终积极服务社会,扶贫济困,造福人群,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是当代僧众的典范。


二、“坚守五条规约而丝毫不渝”

印光大师驻锡灵岩山寺时,当时佛教界存在“三滥”(剃度滥、传戒滥、住持滥)等弊病,大师由此制定了五条规约:

“一、住持不论台、贤、济、洞,但以戒行精严,深信净土法门为准,只传贤不传法,以杜法眷私属之弊。

二、住持论次数,不论代数,以免高德居庸德之后之嫌。

三、不传戒、不讲经,堂中虽日日常讲,但不招外方来听,以免招摇扰乱正念之嫌。

四、专一念佛,除打佛七外,概不应酬经忏佛事。

五、无论何人,不得在寺收剃度徒弟。

以上五条,有一违者立即出院。”

明学长老自住持灵岩山寺以来,恪守印祖遗训,以五条规约为核心,制订了《灵岩山寺共住规约》,不做经忏、不收徒、不传戒、不办讲经法会,坚持十方丛林制度。由此,净土宗风大盛,成就了“灵岩道风”的美誉,灵岩山寺也成为全国佛教三大样板丛林之一。


三、“灵岩道场,念佛第一”

印光大师认为真信、切愿、笃行为念佛法门宗要,曾云:“既有真信切愿,当修念佛正行,以信愿为先导,念佛为正行”,“唯持名一法,摄机最普,下手最易。”对于持名念佛,则提倡“摄心念佛”一法,此乃大师积几十年念佛之经验极谈。

明学长老对僧众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灵岩道场,念佛第一”,明学长老劝勉弟子和信徒最常用的话就是“好好念佛”。

1980年,明学长老恢复念佛堂各项规制,此后则日日念佛,寒署不辍。且每年腊月间,举办精进佛七,七中又有上座师僧简要开示,令念佛信众既得到念佛消灾灭罪,善根增长之胜益,又听闻到往生西方的修持方法,真正实践了印祖“末世众生非仗弥陀愿力,念佛求生西方,决不能即生横出三界,了生脱死”的教导。各地寺院和念佛组织纷纷效法,积极地推动了净土宗的弘扬。


四、“发道心、正道风是当务之急”

明学长老早年,亲随慈舟大师学习戒律,后几十年如一日,恪守清规并发扬“六和”精神,建立清净僧团。

灵岩山寺不允许剃度沙弥,明学长老作为住持,不收出家弟子。所有常住僧人全部来自十方,保持了十方丛林的本色。

很多信众希望寺院举办梁皇、水陆等经忏法会,明学长老均未接受,且劝说来者参加念佛七或二时功课。长老严持净戒,老实念佛,把信众供养的净财全部上交常住,用于寺院各项法务支出。

知福惜福,在日常生活中体验修行。明学长老一生艰苦朴素,为广大僧众做了标杆式的示范,为灵岩山寺的道风弘扬做了最好的表率。长老一身缁衣,穿了三十多年不变;寮房内均是旧式家具,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发心为念佛堂安装空调,却多次严拒为自己房内安装;饮食方面一直随众过堂,从不开小灶等等,这些都是当年印光大师的行仪和德范,更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

明学长老将灵岩山寺的门票象征性地定为一元钱,二十余年没有改变,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在党和政府提倡佛教中国化、去商业化的今天,有着特别的意义与价值。


五、“灵岩山佛学院要把它办好”

改革开放后,随着宗教政策的不断落实,寺院场所的回归与恢复,佛教僧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现象凸显出来,僧才培养成为当时最为迫切的工作。为绍隆佛种、续佛慧命,明学长老以其宏愿硕德,发心创办僧伽教育。在赵朴老的大力支持下,于1980年正式创办了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并提出了“学修一体化,学僧生活丛林化”的办学方针和“教宗天台、行归净土”的办学宗旨。

长老作为早年中国佛学院毕业的前辈,对于佛学院的教育宗旨,有着深切的感受,他说:“一个出家人,若没有坚定的信仰,那么他学的知识越多,对于佛教越不利。”指出佛学院教育的特殊性,重在坚固信仰,道念增上,僧格养成。

明学长老先后担任佛学院常务副院长、院长,劳心劳力,事必躬亲,一切事务紧紧围绕培养僧才的中心工作展开。从课程设置、师资配备、新生招录到后勤供给,事无巨细,严格把关。长老提出办好僧伽教育的四个要素,即僧源、师资、经济和管理。同时注重学风和道风的培养,把僧伽教育生活化、制度化。

长老还高瞻远瞩地提出,佛法的弘扬要以宗派为依据,中国佛教的教育也要有所侧重和以宗派为依据。“中国佛教有八大宗派,比如灵岩山寺专修净土,是净土道场,我们就要把净土宗修持好,好好弘扬净土宗,一门深入,依《净土五经》行持。”

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开办已三十七年,从培养学僧良好的学识、纯正的道风方面入手,培育出一届又一届僧格过硬、道心坚固、真修实干的僧才,可谓成就巨大,龙象辈出,僧才济济,薪火相传,灯灯续焰。八百余位灵岩学子奔向四面八方,将佛法光明传至五湖四海。


六、愿语

“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转眼间,明学长老已经离开我们一年了,斯人已去,道范长存。自晋院以来,宏度时刻不敢疏忽懈怠,常思“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的祖训。今后,宏度将与灵岩山寺常住一道,以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为己任,继续坚持印祖订立的“五条规约”,继承明学长老的遗志,把党和政府、教界的信任,化为磨砺心性、超越自我的动力,变成服务常住、统理大众的能力,全心全意服务僧众,一心一意庄严道场,继续办好灵岩山寺念佛堂,提升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的办学质量,造就更多的弘法人才。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弘扬佛法,化育众生,以报国土恩、三宝恩、父母师长恩、众生恩等于万一。

[本文作者:宏度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院长、苏州灵岩山寺负责人。]


2018年9月19日 15:03